星云_

痴迷llss。
我爱梨子。
欢迎调戏!

【夜梨】响应国家二胎政策

呜哇要开学了,开学就消失了!
这个坑可以写好久呢,不会咕的!
目前只想好了千曜家的小孩子叫渡边帆,鞠南家是对双胞胎…以后会出场的。
槐和栀年龄差两岁,栀和帆一样大。
望食用愉快。



—— —— ——

「八」
第二个小宝宝也呱呱坠地啦。
她深蓝色的头发贴在脑门上,琥珀色眼睛显得格外诱人。
和姐姐不一样,第二个小宝宝安静得很,也不喜欢咿咿呀呀地乱喊,只是用自己的眼睛欣赏世间的一切事物。
不过槐很喜欢这个小妹妹,连画也不画了,就赖在小妹妹屋里— —吵她睡觉。
不过总是被梨子逮出去就是了。
直到有一天不知道槐从哪里弄到一朵白色的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小妹妹待不住了,咿咿呀呀向姐姐示意,槐就嘿嘿笑。
梨子和善子看得也很开心,于是第二个小宝宝的名字就这么敲定了。
这次该欢迎你啦,樱内栀。


「九」
“啊,欢迎欢迎。”梨子敲了敲渡边家的门,曜赶忙出来迎接。
“啊曜?曜你在家啊?”善子牵着槐,略显惊讶,“曜大船长不应该在海上吗?”
“哎呀,我可好不容易才把假调到现在。”曜逗了逗梨子怀里的栀,惹得她咯咯笑。“这不,要照看我妻子嘛。”
“啊梨子酱和善子酱!”千歌从里面探出头来,“快进来快进来,等你们好久了。”
梨子立马被千歌拉到里屋去探讨育儿经验,留曜在外面招待善子和槐。
“哇哦…”槐一进屋就被屋里挂着的制服吸引了,说什么也走不动道了。
“槐,过来过来。”曜冲她招招手,塞给她一个精美的包装,“见面礼。”
“啊,这个…”槐手足无措,看得出来很喜欢,“那个…”槐看看麻麻,结果却收获她脸上满满的笑意。
“谢…”槐最终决定接过礼物,“谢谢阿姨…”
曜揉了揉她的头发,掩饰不了的喜欢。


「九」
直到现在,梨子才明白,让槐姓津岛,是一件多么正确的事情。
至少,犯了错误,喊一声“津岛”,一大一小两个人就在自己面前乖乖认错。
比如说现在。
“津岛!”梨子气不打一出来,“说说你们这次哪里错了?”她指了指善子,“你先来。”
“我…我不应该教唆槐去拿栀的玩具…”声音越说越小。
梨子把哇哇大哭的栀放在怀里不断安慰,好不容易她才止住哭声。
“那槐,你说。”
“我…”槐躲在善子后面,眼睛巴巴得盯着梨子怀里的小妹妹,“栀…”
栀看了看姐姐,眨了眨清澈的眼睛,扯扯梨子的衣服。
“姐…姐姐……”两双琥珀色的眼睛相视,栀开口讲出了人生第一个词。
后来不管梨子怎么哄,她都不肯再开口说一句话。
“母上大人,你看,栀原谅我了!”槐兴高采烈,从善子身后钻出来。
“还真是女大不随娘啊……”梨子轻轻捏了捏栀的脸,“行了行了,以后别欺负妹妹。”
槐和善子欢呼一声,溜出梨子的视线。

写个置顶

跟个风来介绍一下我自己。

可以叫我星云或者三斗。

是个小透明写手,但是也蛮喜欢画画的。

虽然文笔不太好,但是我很喜欢我喜欢的角色在我的笔下做着幸福的事这种感觉。并且希望我所做的一切能给大家带来快乐。这算是我的初心。

缪水双推,非常喜欢她们互相扶持一同前进的姿态,也很喜欢她们互相包容的形象。

厨梨子。梨子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子。但是有点讨厌一天到晚把梨黑梨黑挂嘴上的人。

不吃千梨和梨菇,其他cp应该都ok的。最喜欢的是夜梨千曜姐妹和鞠南。但是也很喜欢无关cp的纯友情向比如缪水三年生。

目前高二,开学就会消失了。

你只要找我我都会回哒!希望能和大家成为朋友。

希望大家能不嫌弃我的文章,还请多多关照。

【夜梨】响应国家二胎政策

因为我吃鞠南和千曜,所以她们的孩子也会出场的 !会再开一个设定。
至于黛雅露比花丸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排…所以没有戏份…
「四」的话有借用一个小说的桥段…侵删致歉。
总之望食用愉快。

—— —— ——


「四」
我叫津岛槐,现在我遇到了一个大问题。
当我好不容易爬到麻麻和母上大人面前的时候,我疑惑了。
我看了看麻麻,又看了看母上大人。而她们两个都笑着看我。
麻麻是我的食物,母上大人是我的玩具。而我现在吃饱了。
于是我摇摇晃晃爬向母上大人。
“偏心!长得像你还偏心你!”我被母上大人抱起来,就看见麻麻嘟着嘴。
母上大人把我圈在怀里,舒服地不得了,我迷迷糊糊想要睡觉。
“那我们要不再生几个让她们都偏心你?”母上大人好像笑了。
“要…要小妹妹…”我含含糊糊地说。
麻麻好像也笑了,在我耳畔唱起摇篮曲。

「五」
“听话,槐,听话。”梨子举着剥好的蜜柑,想送到槐的嘴里。
槐喜欢粘着善子,所以善子也就给她灌输了各种各样的奇怪想法,比如说蜜柑是世界上最不好吃的东西而草莓是世界第一美味之类。
槐猛得摇摇头,嘟起嘴,抱紧手中的玩偶。
“听话,这个很甜的,很好吃的。”梨子依旧耐心。
槐不说话,眨巴眨巴眼睛,就有透明的眼泪夺眶而出,她也不哭出声,就嘟着嘴死死地盯着梨子。
一看见女儿哭了,梨子开始慌了,她手忙脚乱,最后没有办法,自己在槐面前把一整个蜜柑吃掉。
槐这才擦了擦眼泪破涕而笑。
后来梨子在晚上深刻而又严肃地和善子交流了一下如何教育孩子。
当然,用什么方法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六」
“麻麻,看这里!”槐举起一张纸,冲到善子面前。
“怎么了怎么了?”善子俯下身子,看了看槐势在必得的表情。
“画得好不好看!”槐又举得高了一点。
“什么什么,槐的画吗?”还没等善子回答,梨子就走了进来,细细地看。
“画得真好!”善子抱起槐,把她举高高,槐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槐,你喜欢画画吗?”梨子很认真的问。
“喜欢!”槐大声回答。
第二天槐就收到了母上大人送给她的一套幼儿版画具,槐高兴得不得了。
第三天就因为梨子出门和别人商讨乐谱,被善子怂恿的槐对家里雪白的墙下了毒手。

「七」
“第二个小宝宝,”梨子严肃地对善子说,“我来带。”

【夜梨】响应国家二胎政策

会很短,会很短。
反正也就那样写写,看得开心就好。
望食用愉快。

—— —— ——

「一」
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
梨子“腾”地站起,差点扑到刚刚走出来的医生面前。
“大夫,我妻子……”脸上写满了担忧。
“母女平安。”医生笑着把手里的孩子递给梨子。
小宝宝有酒红色的胎发,小小的,软软的。
刚刚她还在哭闹,可一到梨子手里,就眨了眨她玫红色的眼睛,咧开嘴笑了。
这是我们的女儿啊。
梨子心都化了,生怕动作过猛弄疼她。

「二」
“夜酱,夜酱。”梨子在床边不住地呼唤。
“怎么了?”善子把小宝宝举高高,逗得她不住得笑。
“该起名字了吧,总不能一直叫小宝宝。”梨子也加入善子,戳了戳她的脸颊。
“唔…”善子苦思冥想,又突然灵光一闪。
“槐。”善子笑嘻嘻的,“这小家伙看着就鬼灵精怪的。”
“好。”梨子点点头,“姓津岛吧。”
“诶?”善子一愣,“我不是已经姓樱内了吗?”
“我就是要她跟你姓怎么样。”梨子乘势吻了吻善子,小宝宝就在旁边咬着手指看。
“唔…嗯…”善子红了脸,点点头。
欢迎你,津岛槐。

「三」
“mu…mu…”槐涨红了脸,嘴里含含糊糊说着几个音节。
善子和梨子在一旁,忍不住用嘴型提醒,看得也十分着急。
“麻麻!”槐指着善子,突然大喊。
“对,对。”善子像被击中了,露出了一副“我女儿怎么这么可爱”的表情。
“那我呢?”梨子急急忙忙指指自己。
“唔…mu…”槐憋了一大口气,梨子忍不住地咽了咽口水。
“母…”槐突然扑到梨子怀里,“母上大人!”
诶?
虽然最后善子被好好教育了一顿,但槐还是一直这么叫了下去。

【夜梨】响应国家二胎政策-序

堆个设定算是预告!!会写的会写的!
没有参照日本的文字都是凭我自己的喜好来取名字哒!!

大女儿叫津岛槐。
发色和脸型像是和梨子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偏偏眨着一双聪黠的玫红色眸子。
因为是善子带大的所以特粘善子,特闹腾,但是不熊,有礼貌有原则。一天到晚喜欢和善子出门,可能小时候带去曜家多了点所以只认衬衫。意外的喜欢画画。发型是齐刘海及肩的头发,右侧扎着一撮小辫子,绑着一个音符形状的发卡。


小女儿叫樱内栀。
眸子是琥珀色,发色就随善子了。樱内栀的话,见识到善子带的槐有多闹腾之后梨子就不敢把小女儿再给她带了,于是自己言传身教。小栀蛮正经的,喜欢跟在梨子后面,但也会和玩得好的朋友一起疯,不过特腹黑就不知道随谁了。栀喜欢弹钢琴。刘海和梨子刚刚好是反着的,左侧扎着一个小团子。


于是善子偏袒大的,梨子偏宠小的,日子也就这么过下去了。

【千曜】待到山花烂漫时

这次是千曜!真喜欢她们青涩的喜欢对方的模样。
其实我超心水这种魔法世界的设定的,说不定以后还会用。
含有一句话分量的夜梨花露三年生和妮姬。
望食用愉快。

—— —— —— ——



“曜,曜?渡边?殿下?”果南呼唤无果,扭头看去,只看见名字的主人撑着脑袋歪在王位上,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
果南气不打一处来,“千歌!”
“啊啊啊啊啊啊?”曜猛地站起来,就对上果南一副“你没救了”的表情。
“你你你戏弄我?”曜撅了噘嘴,又一屁股坐下。
“我说曜,你可是一国的殿下啊,怎么可以醉倒在一个精灵族女孩子的温柔乡呢?”果南忍俊不禁。
“你懂啥,”曜的表情突然温柔,“你知不知道她有多可爱?天上的星星完全抵不过她的眼睛。”
你有本事去她面前说啊…果南忍不住插科打诨,“要不曜,我帮你做点迷药,你把她拉到什么小树林后山里面做掉她吧?省的你在这里意淫。我可是药剂师,帮你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完全没有问题!”
“你你你你你你!”曜“刷”得站了起来,脸上红得可以滴出水来,“你怎么不去做掉你的两个青梅竹马呢?”
这次轮到果南一下红了脸,准备动手打人。
“你们又在干嘛?”宫殿的大门被推开,酒红色长发的少女迈进门来。
“梨子!梨子!果南她她她……!”曜一把躲到梨子后面,曜虎视眈眈盯着果南,后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在了解了事情发展与经过,梨子噗嗤笑出声,“曜连个女孩子都不会追啊,这样,我给你根横笛,我记得你吹得蛮好的,哪天约她到后山草坪上,吹给她听吧。”说着,翻手变出一根横笛。
果南眼眸一缩,盯了盯那个笛子,浅浅笑了一下。
“哦哦哦还是乐师靠谱!”曜刚刚准备接过,就被果南一把夺走,她翻来覆去看了看,“你知不知道咱们国家的女孩子该有多伤心啊?”一边说,一边悄咪咪地在里面撒了点粉末。
这次轮到梨子浅浅笑了。
“啧,没啥特别的,还给你吧。”果南随手一扔,曜冒冒失失地接住。
“哦对,我今天好像约了她的。我今天就试试。”曜捧着横笛,露出明媚的笑颜,离开了宫殿。
“我说乐师兼魔法师大人,你在笛子里放了个魔法阵吧?”果南双手抱头,看着梨子。
“药剂师大人不也在里面撒了点东西嘛?我那个是怕曜关键时刻不靠谱吹破音的。”梨子摆了摆手不置可否。
“我那个是致幻粉,到时候那个女孩子一定会被拿下的。”果南露出坏坏的笑容,“我还等着曜给我带个弟媳回来呢。”
“曜长得这么俏,那个女孩子肯定手到擒来。”梨子点点头,补充道。


“呀,曜,这里这里。”下午,千歌穿着一袭纯白的裙子,上面像装饰一样星星点点地缀着草汁的绿色,看着就知道这衣服的主人和文静搭不上什么边。千歌手上挎着一个竹篮子,时不时从里面飘出新烤的薄饼香味。
“千歌。”曜中午特地换掉了自己镶了金边的衣服,穿上一身洗得清爽的白衬衫,腰间別着一支长笛。她随意一摆手,夏日的阳光撒在她的周身。
千歌走过去自然而然地挽住她的手,曜的脸不可避免地红了一下,但她故作镇定咳了咳嗽,把脸红压了下去。
千歌带着曜到精灵森林里面东走西窜,带她去看湍急的瀑布,带她去采新鲜的浆果,带她去森林深处的精灵祭坛参拜。
哦,顺便一提,精灵祭坛是精灵族情侣心中的景点No.1,千歌仗着曜不知道,红着耳垂领曜前往。
哦,再顺便一提,到精灵祭坛参拜过的情侣,大多都白头偕老不离不弃,因为这个地方实在是太难找了。
玩累了,倒是曜拉着千歌到草坪上坐下。
“啊,薄饼!”千歌想起自己还挎着个篮子,火急火燎和曜分享掉。
薄饼不甜,估计是加了个什么保存魔法,到现在还是脆脆的,热乎乎的。
曜和千歌调侃宫廷药剂师和青梅竹马们不可不说的二三事,全国有名的乐师被小恶魔缠上的趣闻。
千歌和曜分享兔子人兽被寺庙家大小姐收养,垂耳兔公主和红发的人类钢琴师私奔的轶事。
等她们约定好下一次见面的时间,曜咽了口口水觉得再不上就没机会了,下定决心般,开了口。
“那个,千歌,”曜摸出腰间的长笛,“让我给你吹首曲子好不好?”
千歌美美地品尝完最后一口薄饼,忙不迭地点点头。
“那我开始了。”曜深吸一口气,认认真真地开始了演奏。
千歌眼前一闪,青草地上兀地开出五颜六色的花朵,一簇一簇拥着千歌,还有纯白色的蝴蝶在其中翩跹。千歌惊讶极了,但也很开心,伸出手指,让蝴蝶停驻在她的指尖。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曜也很吃惊,而且他感觉笛子和平常不一样,乐曲像水一样流淌出来。不过曜毕竟也是一国的殿下,很快意识到这是自己好友帮的小忙,就接受了他们的好意。
曲子一转,进入欢快的部分,千歌面前的蝴蝶竟然整整齐齐排起了队,随着曜的旋律舞动起来。
曜单手持笛,顺手从地上撷了一朵淡蓝色的花,别在了千歌的鬓旁。
千歌脸刷的一下红透了,扭头望去刚好撞上曜含笑的眸子,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脸更红了。
一曲终了,所有的花和蝴蝶应声而碎,片片灿烂从千歌的头顶倾洒而下。
只是那朵花,仍然绽开在千歌的鬓旁。
“曜,曜,我们下次见!”丢下这句话,千歌就头也不回地跑远了,留下曜一个人盘坐在草坪上。
曜脸上是藏不起来的笑容,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一边盘算着回去怎么感谢果南了梨子,一边哼着歌往宫殿的方向踱。

另一边,千歌飞快跑进了精灵的城镇,耳边时不时传来的问候声她一句也没回答,一溜烟跑回自家的旅馆,又噔噔噔跑上楼回自己的房间。
“啊千歌…”难得妈妈在家,高海太太话半句还没说完,就瞅见了千歌头上的花朵和红得像是发了烧一般的脸颊,便知趣的没说下去。
啊啦,高海太太眸子里藏着笑意,看上去千歌像是遇到心上人了呀。
end

唔唔唔娶老婆就要娶梨子这么贤惠的

【戴亚】have a day off

是和原作一样的设定,只不过没有提及魔法而已。
我心中的戴亚应该就是这样了。
小学生文笔。
望食用愉快。
—— —— ——
Diana是个喜欢规划时间的人。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Diana有一本专门记录事件的本子。
她不是个喜欢突发事件的人,所以她会把所以可能发生的事都纳入考虑范畴。
可是遇见akko之后,她突然发现,自己周围充满了不确定性。
之前的确是答应了akko如果考试全都拿到B就陪她出去玩一天。
只是没想到akko真的为了这个承诺挑灯夜战,拿着成绩单蹦蹦跳跳地凑到Diana面前,满是期待。
Diana也挺高兴,她提前把那天的任务做完,专门为akko制定了旅行路线。
她要带她去伦敦。
本子就摊开在桌上,Diana抬头,望向高高挂起的月亮,笑了出来。
明天,会是个好天气吧。

接到akko后,Diana的第一站是靠近地铁站的一家小糖果店。
这家店的老板上了年纪,喜欢眯着眼睛微微笑。
Diana记住这家店一半是因为这店主,一半是因为这家店才有的好吃糖果。
Diana不过才选了两板糖果,就发现akko已经和店主唠嗑起来了。
她看见akko讲的天花乱坠,店主笑着点头。
她真的想骂也骂不出来啊,怎么可以这么打扰别人。
匆匆忙忙付过钱,她往akko口里塞了一颗糖。
akko眼睛突然就亮起来,她转头看了看Diana。
Diana喜欢看akko吃糖,因为这个时候akko脸上总是写满了幸福
Diana把一板糖果塞到akko手里,冲着店主微鞠躬。
“cheers。”店主冲着她们笑。

akko一边往嘴里塞着糖,一遍跟着Diana身后,漫无目的。
今天天气真的很好,干净的天空,斑驳的树影,还有充满香甜气息的空气。
Diana的第二站是伦敦的特色,红色的双层巴士。
她们俩特地挑了上层,感受着拂过脸颊的清爽的风。
当当当。
大本钟沉重却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在说当当当,当当当。
她们俩对视一眼,彼此都可以在眼眸里看见天空吧。

带akko吃过午饭后,Diana准备带她去primrose hill去看看。
那可以算Diana一个小小秘密,满目绿色和漂亮到如画一般的房子,是小时候Diana对伦敦的最初记忆。
可是伦敦的天气说变就变啊。
漆黑顿时笼罩天空,滴滴答答落下透明的小精灵。
两个人匆匆忙忙躲到屋檐下,看到对方这样窘迫的模样,没有忍住哈哈大笑起来。
整个街道都回荡着她们的笑声。
没有办法,Diana只好带akko去尝尝附近有名的下午茶。
akko坐在Diana对面讲得天南海北,从蘑菇到流星丸,从日暮到夏利欧。
Diana从不会打断akko讲话。她只会端起红茶轻啜一口,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

很快夜幕笼罩整个伦敦,霓虹在瞬间照亮整座城市。
这就是今天的最后一站了,夜晚的伦敦眼。
因为现在不是什么旅游旺季,所以她们有幸两人独处。
akko的眼睛里闪着霓虹的光芒,而Diana的眼睛里只有akko。
“Diana。”akko轻声呼唤。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akko装着望向窗外,目光游离漫无目的。
Diana笑了出来。
“你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吗?”Diana抚摸着窗户,伦敦的夜景囊括眼中,“你如果厌倦了伦敦,就等于厌倦了生活。”
“老实说你在我身边总是给我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给了我很多不确定的事。”
akko几乎不敢看她。
Diana低下头,“但是我现在告诉你,我厌倦没有你的伦敦。”
akko突然抬头,对上Diana含笑的眸子,蔚蓝里蕴藏着星辰大海吧。

“那下次,下次我带你去日本玩!”akko突然大声地说。
就我们两个人
“好啊。”Diana点头。
看上去,以后都会是好天气呢。

不就是妖刀姬和青行灯嘛
抽不到我画还不行

【千曜】为了看看阳光

是给我们笨蛋千歌的生日贺文!
虽然感觉人称好像有点不对劲。
小学生文笔望食用愉快。
以下正文
—— —— ——
内浦是个非常温柔的地方。曜从小就知道。
特别是当蜜柑快要成熟的时候。
通向浦之星的路上不是种了满山遍野的蜜柑嘛,小时候的曜就和千歌没事就往里面钻。
这主要还是因为约不到果南啦,果南总是跟黑泽家的长女和小原家千金玩的没影。
如果找得到果南的话,海边怎么会看不见她们呢?

在内浦这儿啊,偷偷摘几个蜜柑解渴是不会被别人说什么的。
再说了,有名的渡边船长的独女和十千万旅馆家的最小的女儿谁不认识啊。
如果实在过分了,拎着这两个小东西去向她们家长稍微抱怨一下就可以了吧。种植主们都这么想。
不过,曜和千歌怎么会做出过分的事呢。
她们俩总是喜欢在下午出发,趁着秋天干燥的阳光,手牵着手。
蜜柑田中总是回荡着两个人的笑声,似乎可以随着徐徐清风,飘向任何地方。

玩累了,曜和千歌就随便找个树坐下,一句有一句没的聊着。
有的时候,阳光透过树叶撒在千歌脸上。点点闪烁的斑驳,总会稳稳当当印在曜的蓝色眸子里。
而此时此刻,曜的眼睛里也只能容得下身边的小女孩。
可她眼中容下的就是整个世界。
“真好啊真好啊。”曜像上了年纪一般,没由来的感慨道。
你就是我的阳光啊。
这个时候千歌总会眯起眼,目光含笑。
而在曜的记忆中,这就是童年。

“…酱,曜酱?”
曜从桌上抬起头,扭了扭眼睛,迷迷糊糊看见千歌的身影。
啊,是梦啊。曜想。
“真是的,曜酱为什么睡着了啊,说好了帮我找资料想歌词的呢?”千歌气鼓鼓地说。
“抱歉抱歉。”曜笑了出来,“不过你看这句话怎么样?”边说边指向自己睡着之前恍惚着标出着重号的句子。
“哪句哪句…”千歌凑过来,“为了看看阳光,我来到这个世上?”
千歌心里一动,然后就笑了出来。
“说到阳光啊…”千歌朝曜那里靠了靠,像是撒娇般蹭了蹭曜。

小时候的曜身上总是散发着泳池的味道。
每次的跳水比赛,千歌都会跟着去,看着曜捧回一个又一个奖杯。
看着曜领奖时闪闪发光的眸子。
每次回去都是伴随着夕阳,曜捧着奖杯走在千歌前面,没擦干的头发上有水珠闪烁着,曜整个人都浸没在夕阳的余辉中。
熟悉的泳池味道萦绕在鼻尖,而此时此刻千歌的眼里只能容下在余晖中的小女孩。
可她眼中容下的就是整个世界。
“曜酱!”千歌大喊。
你就是我的阳光啊。
这个时候曜总会回过头,朝着千歌挥手,目光温柔。
而在千歌的记忆中,这就是童年。

“嗯?”曜摸了摸千歌的脑袋,问。
“果然还是没什么。”千歌朝曜咧开笑容。
真希望时间可以停下来啊。
阳光透过窗撒下,盲目的尘埃像是星尘,只可以听见曜翻书的声音,以及两人的呼吸。

我就是为了看看你,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啊。
这句话两个人都想到了。但是没有一个人说出口。
只有藏在眸中的浓浓笑意无法隐藏。